www.3493.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www.3493.com >

记者再走长征路丨不忘初心奋力走好新时代的长

发布时间:2019-08-19

  493333开马,解放军报社“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综述

  撑一支长篙,向历史长河的深处漫溯。85年前的于都河畔,是个绕不开的渡口。

  6月11日,解放军报社记者兵分多路,沿着红军长征的足迹重新出发,再次走进那段风雨如磐的历史,感悟人民军队的初心和使命。

  从江西于都到甘肃会宁,从娄山关到腊子口。军报记者的脚步,一路追寻着红军前进的闪光足印,也俯拾起长征路上很多感人肺腑的故事。

  追随先辈的征途,我们走进闪亮的坐标,接受一次深入骨髓、直抵灵魂的净化与洗礼。娄山关,记者登顶小尖山,静默矗立的红军战斗纪念碑似在低声倾诉:“雄关漫道真如铁”;安顺场,大渡河奔腾澎湃,涛声震天,84年前的那句发问“谁人敢坐第一船”,恰如今日“胜战之问”,振聋发聩。

  穿越历史的风云,我们写下初心的注脚,深情缅怀那些为祖国、为民族、为人民奉献宝贵生命的英烈。在福建宁化,触摸纪念碑上牺牲烈士的数字,叩问滚烫的心灵,记者心生感慨:“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勋永垂不朽。”站立在陈树湘烈士墓前,记者品读“为苏维埃新中国流尽最后一滴血”的遗言,感叹“烈士的初心,那么赤诚、纯净”。

  感受精神的召唤,我们汲取前行的力量,强军兴军的信念更加笃定。“就是自己有一条被子,也要剪下半条给老百姓的人。”80多岁的朱中雄老人用朴实的话阐述“啥是”;“我愿意!”“我是党员我先去!”强渡大渡河的十七勇士用慷慨赴死的决心昭示人先锋品格。

  “长征中能活下来的有多少人?红军战士靠的是什么?图的是什么呢?”习主席在江西主持召开推动中部地区崛起工作座谈会时的3个问题,每一问都发人深省。

  征程万里,初心如一。踏着铿锵的步履行走在新长征路上,军报记者们心头的答案愈发清晰。

  有了信仰,方能笃定前行;有了信念,方能前赴后继

  1929年至1934年,只有13万多人口的宁化县,有13700多名优秀儿女参加红军,这意味着全县每10人就有1人参加红军;参加长征的宁化籍红军战士有6000多名,到达陕北仅幸存58人。

  风雨如磐,道阻且长。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转战地域超过半个中国;翻越20多座高山,其中5座终年积雪;渡过30多条河流,包括世界上最汹涌险峻的峡谷大江;走过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广袤湿地,几乎和法国的面积相等;平均每天发生一场遭遇战,每300米就有一名红军牺牲。

  烧旺理想信念之火,越是艰险越向前。正如索尔兹伯里在《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一书中写道:“红军战士都有非凡的理想和抱负。他们全心全意为事业而战,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在湘江战役旧址,波澜不惊的江水搅动着记者的思绪:那个冬天,枪炮声响彻天际,厮杀声不绝于耳,鲜血染红了湘江水。红军以数万将士的巨大牺牲,撕开了数十万军的重重包围。

  在江界河渡口,穿行于寻访红军长征历史的人流中,《长征组歌》的旋律让记者心潮澎湃:“乌江天险重飞渡,兵临贵阳逼昆明”当年红军将士冒着生命危险,靠竹筏和简易浮桥跨越“天险”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

  在飞夺泸定桥现地,小学课本里描绘的场景在记者脑海里一幕幕重现:“泸定桥一共十三根铁链号手们吹起冲锋号,所有武器一齐开火,枪炮声、喊杀声,霎时间震动山谷”

  我们看到了理想信念的伟力即使付出了如此巨大的牺牲,也不能阻挡红军将士一往无前的脚步。

  血战湘江、四渡赤水、巧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鏖战独树镇、转战乌蒙山漫漫征途中,红军击退上百万敌军围追堵截,征服严酷的自然环境,同时还要同党内错误路线进行斗争。历经一次次危险重重的磨难,跨过一个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最终实现北上会师,红军完成了惊天动地的壮举。

  “革命终会成功!”长征万里雄关道,征程漫漫不停歇。艰难摧残人的肉体,死亡夺走人的生命,但理想信念岿然不动。长征胜利创造的人间奇迹,就是理想信念的胜利。

  跨越雄关漫道,见证一路坎坷;重温伟大远征,传承红色基因回望历史,军报记者用镜头和笔触,把红军将士令人感佩的长征故事和革命先烈让人惊叹的牺牲奉献记录下来,更加坚定了把使命责任一代一代传下去的信念信心。

  军队有了军魂,就能所向披靡;军人有了灵魂,就能永葆本色

  “究竟是什么让工农红军在长征途中拦不住、打不垮、拖不烂,一次次绝境逢生、转危为安,一次次战胜险阻、屹立不倒?”

  沿着红军长征的坐标边行进边思考,军报记者心中的答案愈发清晰: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伟大的长征,是铸牢“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这一军魂的光荣礼赞,也是我们党日益成熟、成为全国各族人民进行伟大事业的核心领导力量的起点。

  这是一幕永远定格的画面厚厚的积雪下,高高举着一只胳膊,拳头紧握。掰开拳头,里面是一张党证和一块银元。党证上写着:“刘志海,中共正式党员,1933年3月入党。”

  这是一个广为人知的故事长征时,红四方面军战士周广才和战友们进入草地不久就断了粮,他们只好煮皮带充饥。最后轮到吃周广才的皮带时,看着被细细地切成一小段一小段的皮带丝,周广才忍不住哭着说:“我不吃了!同志们,我们把它留作纪念吧,带着它去见毛主席。”

  这是一次穿透历史的回答邓榕曾在《我的父亲》中回忆,一天,她问父亲:“长征路你是怎么走过来的?”沉思片刻,简明而又坚定地回答:“跟着走。”

  “跟着走”,彰显着“铁心跟党走”的军魂,体现着“何须马革裹尸还”的血性,寄予着“人间遍种自由花”的理想。

  长征的亲历者、原副主席张震曾经这样感慨:“战争年代我军之所以能够以弱胜强,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始终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有了党的领导,我们就有了克服一切困难、压倒一切敌人的必胜信心。”

  1935年6月,红一、红四方面军会师后,张国焘拥兵自重,企图以枪指挥党,图谋分裂党和军队。危急关头,朱德、等红军将领带领广大指战员与分裂行径进行了坚决斗争。后来,叛逃革命的张国焘,连一个警卫员也没能带走。

  分裂不得人心,团结方能强大!这是鲜血铸就的真理。中国由小到大,人民军队由弱到强,中华民族由沉睡到觉醒,靠的就是始终加强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靠的就是坚定维护核心,始终步调一致。

  军无魂则败,人无魂则废。听党指挥不能只当口号喊,当标签贴,必须要靠坚强的党性来保证,靠具体的行动来落实。乘上新时代的列车,军报记者时刻不能忘记和忽略对灵魂的检省和回望;奔跑在追梦路上,军报记者永远不能忘却当年我们为什么出发,不能迷失前进的方向。

  “我们要始终遵循党管媒体原则,以践行四力为途径,沿着先辈的足迹奋力前进,以党的旗帜为旗帜,以党的声音为声音,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再走长征路,军报记者恪守初心的誓言愈发高亢。

  重温苦难辉煌,奋斗之路不止;历史照进现实,美好未来可期

  八十余载披荆斩棘,八十余载风雨兼程。在贵州省仁怀市鲁班镇红军烈士陵园,军报记者听到两代老兵接力守墓的感人故事。老兵刘福昌为红军守墓47年,用坏1000多把扫帚,栽种2000多株雪松杉柏。

  是什么力量让刘福昌始终甘于隐姓埋名坚守初心?从老人生前接受采访的话语中,我们找到答案:“我亲眼看见发生在鲁班场的那场血战!红军英勇奋战,用生命和鲜血换来人民的江山,换来人民当家作主的幸福。”

  与历史共鸣,一次次追溯“我们从哪里来”;与现实对话,一次次追问“我们到哪里去”。红军小学、长征大桥、渡江大道再走长征路,重温红军情,军报记者数不清、记不完这些经过硝烟洗礼的地名和路标。凝视这些铭刻血色忠诚的标志,既让大家看清了脚下那条坎坷的路、光辉的路,也启发我们去探索走好民族复兴的路、新长征的路。

  不忘昨天的苦难辉煌,才能无愧今天的使命担当。记者的笔端倾诉着初心:“追寻初心、坚守恒心、激发信心,再走长征路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历程,更是凝聚起万众一心奋斗新时代的新征程。”

  在长征路上追随先烈步伐,用长征精神书写长征故事,军报记者所到之处,与当地党史办专家交流,现地踏访红军作战、露宿旧地,寻故迹、看变化。当92岁的李梅德老人用沙哑的嗓音唱起当年红军唱过的歌时,“心怀敬畏一字一句书写,用镜头和笔触一代一代传承”这句话喷涌而出,化为了军报记者孜孜以求的心声。

  没有思想航标的足迹必将被历史的长河冲刷,没有浸透心血的记录难以激起跨越年轮的共鸣。回望历史,军报记者一次次探寻思考着红军长征的“胜利密码”。采访手记里,军报记者写道:“长征走过的道路,不仅翻越了千山万水,而且翻越了教条主义的错误思想障碍。四渡赤水出奇兵,毛主席用兵真如神,奇就奇在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从那时起,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就成为我们党的命根子。”

  在贵州,红色文化讲解员杨秀带领军报记者从“小道”走到“乡愁小道”。站在坦途大道上,远眺绿水青山,军报记者看到昔日蜿蜒的红军小道,今朝已成脱贫致富的大路。在福建、在云南,军报记者用文字书写、用数字印证“党叫干啥就干啥,打起背包就出发”“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精神永远不过时。在四川、在陕西,军报记者用脚步践行 “服从号令”“迈好步子”,继承革命先烈的事业永不停步

  “在剩余的生命里,我要将发扬传承红色精神当作自己唯一的使命。”再走长征路,一名90多岁的老人叮嘱军报记者:“你们都是红军的下一代。”

  诚哉斯言。站在历史与现实的交汇点上展望未来,我们感慨万千:无论走多远,都不能忘记初心,必须与时代同步伐,与人民共命运,牢记心中之责、用好手中之笔、走好脚下之路,更好地宣传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习强军思想,讲好强军故事,激发强军精神,汇聚强军力量。

  如果您对稿件和图片等有版权及其它争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